推广 热搜: 考试动态  会计  可查  公布  工程类  开始  成考招生简章    2015考研复试  自考报名 

同意美学视角下看诗歌的翻译模糊美感磨蚀

   日期:2021-07-28     来源:www.mengmengshop.com    作者:未知    浏览:768    评论:0    
核心提示: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早在孔子或前孔子时期,中国的诗歌就很发达。

以下是这首诗的三种译文:

East of cassia hall, west of bower of art.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早在孔子或前孔子时期,中国的诗歌就很发达。诗歌翻译与模糊性之间存在着紧密的联系。诗歌翻译的过程中到处都渗透着模糊性,不单单是纯粹的文字形式上的转换,更多是需要译者在深刻地理解原作的基础上进行的再创作,但在这种二度创作的过程中自然不可防止会有美感的磨蚀。怎么样提升译者的语言功底来减少模糊美感的磨蚀成为愈加值得看重的问题。

We have no wings to fly side by side. Yet

One sharp arrow wounded yours and my heart.

Warmer than spring wine, you hint how to bet.

Burning like candle fire, I guessed truly smart.

Alas, called morning drums. Stumbling on street,

To duty at Royal Library, was this torn sheet.

As last night twinkle stars, as last night blows the breeze

West of the painted bower, east of Cassia Hall.

Having no wings, I can' t fly to you as I please;

Our hearts at one, your ears can hear my inner call.

Maybe you're playing hook - in - palam and drinking wine

Or guessing what the cup hides under candle red.

Alas! I hear the drum call me to duties mine,

Like rootless weed to Orchid Hall I ride ahead.

“身无彩风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这两句是原诗的精华所在,又是相互关联的,虽然句中用了两个典,但几乎被人感觉不到有用典的痕迹。用典的翻译确实是中译英的大难点,实译太实,虚译太虚,非常难找到中间地带。在三个译文中,对典的翻译,Graham最忠实于原文,虽然“phoenix wings”和“magic horn”给读者带来了形象的视觉成效,但其“神似”方面还远不如许翻译来得更妙,而许与黄的译文皆使用的是意译手法,黄用丘比特之箭来替代也未为不是一个巧思,对于读者来讲,这种精确手法的翻译更易于理解,更符合读者的期待视线,但同时却不可以给读者创造新的期待视线。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中文语法跟英文语法在这里就尽显不同了,中文中形容词特质活泼,尤其是古文中同时兼动词的部分功能,使得翻译起来非常困难,“暖”“红”两个字是相对应的,黄译中“hint how to bet.”是一错误,送钩是藏钩的别称,并无暗示之意。这一翻译新加的暗示之意,大大破坏原文的本意,是翻译的禁忌。Graham将“暖”“红”译为动词“warmed”“reddened”,形美,音美,但整篇译文下来比较冗长,不够精简,虽然译者比较忠实于原文,整体美感还是比不上许、黄之所译。许则一贯使用其重现原文美感手法,而不是遵照逐字逐句的对照翻译,但在翻译的忠实性上有所偏颇。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许的翻译非常不错地传达出了原始的神韵,既告诉了读者谈论的大体内容,又遗留了意义空白,可以引起读者无尽的想象。而诗歌作为文学作品中的一部分,其留给读者想象与发挥的空间一定要比散文,小说等其他语体要来得大一些。在这三个译本中,译者不是要么只在内容上忠实了原文而缺失了神韵,要么就是只凭着我们的理解发挥重新改写,并没对古典诗歌的美做到极致。因此对诗歌翻译做到“信”,“达”,“雅”的同时又能超越读者的期待视线是需要极高的语言文学功底和对两种文化的差异有着非常不错的把握。

1、同意美学与翻译

同意美学理论是一种文学批评理论,其直接理论是著名的德国哲学家伽达默尔的阐释学,其后是由伊瑟尔和姚斯进步起来的。这一理论的突出在于它大大地提高了读者的地位,把文学鉴赏的重心从作者和作品转向了读者,出现了“读者中心论”。“期待视线”是同意美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定义,它“主要指读者在阅读理解之前对作品显现方法的定向性期待,这种期待有一个相对确定的界域,此界域圈定了理解之可能的限度”。任何一个读者在其阅读任何一部具体的作品之前,都已处在拥有一种目前理解结构和先在只不过框架的状况,因为这种期待视线的差异性,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而在阅读作品的过程中,作者一方面会幻想原来的阅读记忆应借助已有些常识结构来帮阅读的进行,使读者对新的作品产生期待态度,另一方面,新的常识会进入读者的常识结构,对已有些之手记忆进行修改、调整使阅读继续深入下去,同时使读者的期待视线在阅读过程中作出持续的变化和调整。并重建新的期待视线。因此,读者的期待视线需要要不停地被打破,被超越,被创造,而语言的模糊性,也就是译文的模糊性,就更能“激起读者开放某种特定的同意趋向,唤醒读者以往阅读的记忆”,就更能拓展读者的“期待视线”。

2、古典诗歌翻译模糊性美感磨蚀

诗歌具备模糊性――含蓄、复义、多解、不确定性。诗性文本的表达方法也是模糊的,通常而来讲,非诗性文本力求话语的准确,明确,以排除干扰,消除歧义,在表达方法上也多使用直陈式,做到交流过程中的高保真;而诗性文本中交流的主如果一种情感,而情感追求的是一种感染力,它是一项不可以进行科学剖析的模糊信息,它只能靠主体调动自己的情感体验去感受。而同意美学中的空白、未定性也更能够帮助读者拓展创造空间,在原作与译作之间达成愈加好的审美交流。以下将从同意美学角度出发,以李商隐的《无题》两个译本进行比较为例,对古典诗词英译进行具体讨论。

3、结语

因为汉语民族跟英语民族在思维上面存在着差异,对于审美意识,汉英民族自然也会表现得不同。中国的传统思维是一种具象思维,一直在一种形象的运动与转换中一个由未知到已知的转换过程;西方民族进步的是一种理性思维,是通过判断、推理达成对事物的认识。翻译是一种双语转换活动。译者语言功底的薄弱只能使我们的译文平淡如水,甚至错误迭出。而模糊语言总是闪烁着知性和理性的美,有时看上去轻描淡写,事实上却是难得模糊,再加上诗歌与模糊语词本身具备音乐感,这就更增加了翻译困难程度,因为汉语中模糊语的运用频率较之英语要相对高些,因此大家要提升多模糊语言的领悟能力。

无题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风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李商隐诗的内容扑朔迷离,回顾诗人的一生,生在晚唐那个宦官专权的动乱年代,他的一生志不能展的不幸遭遇形成了诗歌内涵丰富而复杂,感情真挚而强烈的风格。他善于象征手法作诗,其表达办法间接,成效朦胧神秘,他的复杂心理与现实厉害相成映趣。文中的这首《无题》,追忆昨夜与意中人共预盛会的场景,诗人回想昨晚宴席之间,灯红酒暖,觥筹交错,藏钩射覆,笑语喧阗的场面,是何等地热烈醉人,尾联则回忆今晨离席应差时的情景和感慨。恋爱阻隔的怅惘与身世沉沦的感叹交汇于诗人胸中,使此诗的内涵和意蕴得到了扩大和深化,在绮丽流动的风格中有着沉郁悲慨的自伤意味。

A

For the stars, for the wind, last night we met

Last night's stars, last night's winds,

By the West wall of the painted house, East of the hall of cas-sia.

For bopes no fluttering side by side of splenpd phoenix wings,horn.

For hearts the one minute thread from mot to tip of the magichorn.

At separate tables, played hook-in-the-palm.

The wine of sh3ring warmed.

Teamed as rivals, guessed what the cup hid. The candle flame reddened.

Alas, I hear the drum, must go where office summons,

Ride my horse to the Orchid Terrace, the wind-uprooted weed my likeness.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